金牌玄空数透码|免费公开透码|
日本就醫網

一位中國醫生眼中的日本癌研有明醫院

日本就醫網 2019-09-21 16:15:46發布

自從北大深圳醫院與東京癌研有明醫院建立友好關系以來,多次派出醫護人員到東京學習。經過層層選拔和考核,我有幸成為了本批學員中的一員,于2016年8月初開始了為期90天的進修學習。

對于這家引領亞洲癌癥診療水平的醫院,我一直懷著極大的好奇心——醫院規模不大,卻發展成亞洲最先進的癌癥診療中心。這,是怎樣做到的?從中又可以窺見中日醫療有何差異?

有明醫院·初印象

參觀醫院的途中,首先看到的是門診大廳,明亮、整潔。候診的患者不少,但非常安靜,無論是工作人員還是患者,都會刻意壓低聲線,低聲交談。

日本就診制度:預約+轉診

據介紹,日本患者就診,采取的是預約制及轉診制,即:患者生病了,先到社區醫院就診,必須取得基層醫院轉診證明,才能到大醫院治療。如果你信不過小醫院而直接到大醫院看病,對不起,保險公司不負責承擔高昂的醫療費用。所以,幾乎所有來院的患者,都已經預約好轉院的時間及就診科室(土豪除外),不存在國內醫院門診大排長龍、人滿為患的情況。

患者來到醫院后,完成登記手續,會領到一個類似手機的設備(PHS)。輪候到號時,PHS會發出蜂鳴及震動提示。患者可以在醫院范圍內隨意走動,無需在診室區域干等。避免了大屏幕顯示和電腦叫號,保護患者隱私的同時,也減少了噪音。

電梯細節:重視公德,強調禮儀

步入電梯,我立馬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電梯里,有幾個按鍵損耗嚴重,但損耗的部位,似乎與國內的不大一樣。我暗暗揣度原因,并決定在以后的日子里注意觀察,驗證一下是怎么回事。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我每天上班都注意觀察,無論是職工還是患者,坐電梯時,都非常愿意耐心地等待后來者,為他人“留門”。于是這么一來,破損的往往就是開門鍵。反觀國內的公用電梯,十有八九都是關門按鍵破損,開門鍵安然無恙。

從這個細節上,能看出日本人在公共場所重視公德、強調禮儀的一面。

完善的制度

高效安全地完成工作,完善的制度必不可少。

病例討論制度

每周二、周四,是科室的病例討論時間。從早晨7點半到9點,上至院長、下到住院醫生都必須準時參加。

討論會簡明而高效,住院醫生匯報病例時,制作幻燈片,一目了然。給我的感受是,住院醫生的基礎知識功底扎實,對腫瘤的病理生理、影像學、消化內鏡表現、病理特點等都了如指掌。每一條相關的血管、每一個可疑的淋巴結都能夠識別并標示出來。

更進一步,對于一些存在重要血管變異的案例,他們能夠在術前CT閱片中提前發現,并思考術中的應對預案,提出來由全科討論是否合理可行。

如此重要的工作,往往需要畫圖才能解釋得清楚,于是在討論會上,經常能看到這樣的畫面:

漂亮吧?反正我是被驚艷了。

與住院醫生交流得知,從大學開始,每天晚上,他們都需要花一兩個小時來練習畫圖。先是對著實物畫,練習到最后,就能夠看著CT片子,根據解剖關系,把血管還原成這樣一幅幅的圖像了。

而且據我觀察,他們術前畫的圖,非常精確,跟手術當中所見幾乎沒有差異!

感嘆之余,不禁讓我想起了魯迅筆下的那個對學生嚴格要求的藤野先生。

手術室安全核對制度

以前看日劇,看到男神唐澤壽明站在主刀的位置上,莊嚴地宣布:“今天,我們為這位名叫XXX的患者進行食道癌根治性切除手術,手術時間預計5小時20分,估計出血量50ml……”

我一直以為,這樣的畫面,是出于藝術渲染。現實中這樣做,太表演化。沒想到,這原來是真的。

每臺手術,不管手術前的氣氛多么輕松愉悅,都必須履行這樣一個程序:手術開始時,主刀醫生站在臺上,嚴肅地宣布今天要做的是什么手術,手術預計所需時間,預計出血量,主刀醫生是誰,助手有哪些人,麻醉師、護士由誰來擔當等等,甚至包括來自中國的李醫生,也在宣讀范圍之內。

起初我覺得有點置身于日劇里的感覺,有點滑稽。后來我才明白,這種做法,一方面是術前核對溝通,確保醫療安全;另一方面提醒大家停止開玩笑,要開始嚴肅認真地工作了。

規范化手術

規范化手術是日本外科學的標志性成績。而日本醫護人員嚴謹的工作態度,是確保規范化手術能堅持執行的基礎。

嚴格遵照指南規定

在這里,不管是年輕醫生還是國際知名的教授主刀,每一臺手術,淋巴結清掃的范圍,胃腸腫瘤切除的距離,血管裸化到哪個程度,術中需要離斷哪些血管……都必須嚴格遵照指南規定。

指南規定距離腫瘤5cm切斷,那就必須是手術中用尺量出來的5cm,不允許諸如“肉眼判斷切緣干凈了,憑經驗感覺差不多了”之類的措辭。

所有的腫瘤病例,在術中必須進行切緣的快速病理檢查,確保腫瘤沒有殘留。胃癌手術時,術中必須胃鏡檢查,離斷前確定腫瘤位置及切緣距離;吻合后,胃鏡檢查吻合口是否通暢,確保沒有吻合口出血及吻合口漏。縫合加固吻合口后,再次胃鏡檢查,確保沒有誤縫……

術中必須保留錄像或拍照,證明自己按照標準做了,下輪病例討論會上,要拿出來給大家監督。

“強迫癥”造就精彩手術

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第一天參觀胃癌手術,主刀醫生對其中一針的縫合不甚滿意(在我看來,無傷大雅),但日本人認為不符合要求,于是拆了重縫,反復進行了8次,才滿意結束。

我想,正是這種看起來有點“強迫癥”的工作態度,造就了每一臺精彩的手術。在有明醫院,80后的大夫都出色地完成了Whipple(胰頭十二指腸切除)手術。

手術結束后,同樣是繁瑣的工作流程:病理標本的處置,向患者家屬交代病情,醫療文書的書寫,科研數據的錄入分析……這里大多數醫生的工作時間,是從早上7點到晚上11點,深夜的辦公室里,聽不到抱怨的聲音,也沒有嬉笑吵鬧,每個人都在默默地努力。

每天晚上回到宿舍,我都會想,日本比我們進步,原因有很多。但有一點,是我們能做到的,那就是加倍努力,加倍地專注于自己的工作。只有這樣,才能不被時代淘汰。

來源 | 北京大學深圳醫院李灼非

上一篇

遠離胃癌,我們可以向日本學習什么?

?胃癌的現狀:中國vs日本胃癌是東方人中發病率較高的癌種,尤其是日本,2013年日本確診癌癥86 2萬人,其中有21萬人是胃癌;每年有近5萬日本......
下一篇

揭秘:化療后癌細胞為何“卷土重來”

?對于腫瘤患者,我們都知道化療是標準治療手段之一,但是我們又常常看到化療以后癌細胞暫時被控制以后又很快的突然殺回來,而此時人體的免疫......
金牌玄空数透码
分分彩平台开奖不一样 江西快3 今日河南快三走势图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遗漏 天天捕鱼最新版 辽宁35选7历史中奖号码 广东十一选五遗漏预测 足球任选9场玩法 4场进球 新疆喜乐彩开奖公告